物价“逆天”,比利时人生活全自助


【环球时报驻比利时特派记者 牛瑞飞】昨天记者去剪了个头发,用时一个小时,花费70欧元,包括65欧元的剪发费用和5欧元的疫情期间消毒费用。这家理发店并不高档,只是离住处最近的一家服务周边居民的社区理发店。刚搬进现在的房子,我咨询房东女儿,剪头发有没有好的理发师推荐,她冲我笑笑,说:“你有没有发现,在这里很多人都是长发飘飘?”我想了想,还真是,不仅多数美女们拥有靓丽的长发,而且很多男士头发和胡子都不短。“一些人是因为长发飘飘有气质,但也有不少人是因为理发太贵,而且预约困难,等一周两周很正常,理发店营业你上班,你下班理发店也关门了,大家只能去抢周六的名额。”房东的女儿说。在欧洲很多国家,涉及人力的任何服务,价格都不低,因为人工成本太高了。

搬床垫要100欧元,自己搬

高企的人工成本让生活在欧洲的每个人都成为生活能手:自行车、汽车都自己修,修枝剪草不在话下,全家老少一起装修房子……在国内时,记者遇到问题第一时